只会咕咕咕的夜瞳

沙雕文手在线沙雕

【佣空】未央

艾米丽曾说过:“人生八苦,生老病死,爱别离,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”除了那老与死,其余皆被玛尔塔所占。

是了,就是此般。

她生于这世上,病于思念;爱着一人而那人却已离她而去,怨那人为何不守诺,求不得那人归来,放不下那人。

她等到世间繁华落矣,直到繁华再盛,也等不回一人缓归。

他不在了。

他失了誓言,说过要陪她看尽繁华湮落而盛放。

她放不下一人。

放不下一名名为“奈布·萨贝达”的雇佣兵。

她无法参与他的过去,也无法参与他的未来。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作者:标题灵感来源于《楚辞·离骚》的“及年岁之未晏兮,时亦尤其未央。”未央:未已,未尽。

作者:我最近无敌忙了,后天就期中考了,等我考完试就发篇佣空车还有之前未填完的坑。咕咕咕。这篇就是我随手写der,我就是那种灵感一来就写,没有灵感就放着。溜了。


【社园】旧爱

  【主社园,微量佣空杰园】

  【大概是个刀子鸭】

  【文笔极差】

   下雨了。

   克利切从医院里出来,他撑着伞走在行人不多的街上,心情有些沉重。
  
   “你的病治愈的可能性基本为零…”医生的话回荡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 “基本为零么……”

   漆黑的夜空挂着几颗星星,克利切的思绪飘到很远,他心里有个人,有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。他把对她思念全部写在本子上,每天都会翻看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就这么累积着越来越多。

   嗡——嗡——电话响起。

   屏幕上是奈布的名字。

  “喂。”

  “克利切,明天聚会来吗?”克利切本想拒绝,但…

  “玛尔塔说艾玛也会来。”

  “好,地点时间一会发给我。”

  “没艾玛你就不会来了吧。”奈布打趣道。

  “知道还问。”   

  “那明天不见不散。”

  克利切已经先一步挂了电话。

  奈布皱了皱眉,心想,还是这个样子啊…都这么久了…该放下了吧“玛尔塔,过来。”奈布向自家老婆招手“怎么了呀?”玛尔塔坐在奈布旁边。“艾玛不是向来都不参加这种聚会吗,为什么这一次会去啊?”奈布趴在玛尔塔上问她“你管这么多干嘛啊。快起来!起来!”奈布不情愿起了身。“希望别出什么蛾子就好。”

   克利切站在阳台上很久了,烟没掐灭,风很大,吹乱了克利切的发。“我该怎么说…见到她第一句话该怎么说…她现在还好吗?还喜欢花吗…还喜欢笑吗…我还欠她一句对不起呢……当初做的事情…真可笑呢。”

   次日晚上

   克利切来到了奈布说的地方,是家酒吧。他看见奈布向他走来。“嗨,老朋友。”奈布的手搭在克利切身上,克利切一脸嫌弃的拍掉他的手。“好久不见啊,克利切。”玛尔塔看向他。“好久不见。”克利切朝玛尔塔点头。“走走走,我们进去吧。”奈布勾起一抹笑。

   克利切推开房间门,里面一张张熟悉的脸让他想起很多不堪回首的事情。他一一点头问候,坐在了最边上的位置。

  “克利切你变了很多啊。”裘克递给克利切一杯酒。

   “还好。”克利切接过。

   大家一起说笑一起唱歌,一起玩的不亦乐乎。而克利切…一直沉默着。

   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艾玛推开门。

   “艾玛!!你终于来了!”艾米丽和玛尔塔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艾玛。

   “艾米丽,玛尔塔,你们要勒死我了! ”艾玛回抱两人。“大家好啊,好久不见。”艾玛朝众人笑。

      “确实好久不见啊。艾玛你长高了!”“越来越漂亮了哈。”“怎么样,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?没有哥回头给你介绍一个呗。”“艾玛你现在住哪里啊?”“艾玛现在做什么工作啊?”“裙子哪里买的啊这么好看?”……

    艾玛坐下一一回答他们的问题。

    克利切就这么一直看着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 艾玛似乎注意到了那目光,她抬起头对上克利切那双好看的眼睛。艾玛愣了一下,反应回来之后她对着克利切笑了笑,接着又继续和大家聊天。

   那天聚会大家一起玩的很疯。除了克利切。

   聚会的次日下午,克利切在咖啡馆坐着,等待她的到来。“不好意思,久等了。”艾玛穿着白衬衫牛仔裤,克利切仿佛看见了那个时候的他们。“没。”

   “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。现在过得怎么样?”艾玛趴在桌子上,抬头看他。

    “还好。你呢?”

    “我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气氛突然有些尴尬。“克利切…”“艾玛…”“你先说吧。”艾玛笑了笑。

   “对不起。当初…”克利切看向她,双眸里满是认真。

   “该说对不起的是我…是我的不辞而别…对不起”艾玛垂下眼眸。

   “我们两清了。”克利切看着她,嘴角微微上扬。“如果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克利切起身,打算离开。

   “等一下。”艾玛叫住他。“我希望…你会来。”艾玛拿出请柬放在桌子上,接着起身离开。

   克利切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出神,过了好一会,克利切拿起请柬,那抹暗红刺痛他的眼“你的婚礼么?”

   一个月后。

   “什么!!!艾玛要结婚了?”奈布被这个消息炸的一懵一懵的。“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?”玛尔塔敲了下奈布的头。

   “不是,克利切知道这个消息吗?他……”“你打个电话问问不就好了嘛。”

   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”奈布丢下手机。“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克利切的家。奈布敲了n次门,里面豪无反应。“你在我家门口干嘛?”克利切看着奈布。“艾玛…”“她要结婚了。”“你知道?”“我知道。”“你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啊?克利切?她是你一直以来唯一爱着的人啊。”奈布看向他。“那又怎么样呢?她终究穿上白婚纱成为别人的新娘。现在,我无所谓了。”克利切开了门又关上门,留下奈布一人。“克利切…你是不是真的无所谓?是不是真的不在乎?”奈布盯着那扇门,喃喃自语。

   “是啊,你要结婚了。”

   “我怎么可能无所谓呢。”

   “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。可惜伴你度过余生的不是我。”

   “我爱你。”

   深夜,今晚的夜空只有一轮弯月,不知是不是没有星星的原因,这轮弯月看起来格外孤寂。

   克利切拿出一个本子,拿笔的手微微颤抖,他在本子上写下“我又何必在乎,你不过是存于我记忆里的旧爱罢了。” 克利切的心脏突然传来万般疼痛,一股温热的铁锈味猛的从他喉咙深处涌上来,充满了口腔与鼻腔,是鲜红的血,克利切笑了下,内心满是苦涩。

   “我会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你的婚礼,你要幸福。”

   婚礼当日。

   克利切去了,以朋友之名,她穿婚纱的样子果然很美,她化着淡淡的妆,手里拿着她最喜欢的玫瑰花。她身旁站着的那个男人,高大帅气冷酷又温柔,他看向艾玛的眼里满是宠溺,想来以后……“祝你幸福…”克利切放下份子钱,对她笑了笑。“你也要…幸福啊。”艾玛笑着说。克利切心里想:你幸福,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克利切一直坐在宾客席没有动过,他看着她父亲把她交到那个男人手里,看着她和那个男人交换戒指,看着他们亲吻。奈布把手搭在克利切肩上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何必单恋一只花?何况人家现在名花有主。”克利切拍掉奈布的手“去你的。”这时,艾玛的手捧花落在了玛尔塔手里。“奈布,好好准备准备结婚啊。”克利切调侃奈布道。“晓得。我争取今年搞定啊。你来做伴郎啊。”“好啊。”两人相视而笑。

   七月,艾玛大婚,嫁给了外界人称天才医生的杰克。

   同年九月,克利切发病抢救无效死亡。

   那天葬礼,来参加的每个人心情都无比沉重,谁会想到,前一天还和你嬉笑的人,今天就离你而去,悄无声息。奈布把头埋在玛尔塔的肩上,泪水打湿玛尔塔的衣衫,这是奈布第一次在玛尔塔面前哭,曾经他是真的嫌弃克利切嫌弃到骨子里,后来也是真心把他当兄弟,他从未想到,那个记忆里被他嫌弃,依然把他当兄弟,喜欢调侃他的人。那个答应来参加他的婚礼,要做他伴郎的人,就这么走了。艾玛看着克利切的墓碑失神,艾玛的眼里流出两行泪,杰克把艾玛拉进自己怀里,艾玛在杰克的怀里几乎哭到晕厥。

   很久以后,杰小园在爸妈的房间里翻出了一个盒子,盒子里面只有一条链子和一张纸条。纸条上写着“我也爱过你。”杰克推门进来,杰小园抬起头,举起盒子问“叭叭,这个是什么?”杰克瞥了一眼盒子,摸了摸杰小园的头,很温柔的对他说“这个啊,是对妈妈而言,很重要的东西呢。”杰小园看了看盒子,又看了看叭叭“哦。”杰克蹲下“小园要乖哦,要把东西放好,不然妈妈会生气哦。”“恩,好。”“你们父子两个嘀咕什么呢?”艾玛走近房间,此时杰小园已经把东西放好了。“在嘀咕我老婆怎么这么好看。”杰克笑了笑。“就你嘴甜。你们快来吃饭!”艾玛水绿色的眼睛满是笑意。

  

   “我爱你。”

   “我又何必在乎,你不过是存在于我记忆里的旧爱罢了。”

   “我也爱过你。”

   “但,你也只是存在于我记忆里的旧爱罢了。”   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建议BGM:《What do you say?》+《南向きの窓》就这么放,两首连起来我听的感觉挺好。

作者:原谅我这么久才滚出来一次。

作者:我终于发文了,文笔极差,而且我真的很忙所以根本没时间码文什么的,手机都拿不到,每天就是上课考试补习班,这篇文我认为我写的真的不好,文笔太渣,而且时间也比较赶,十月份真的太忙了,这个月应该码的文基本上没码过,抱歉啦,下个月我我我一定会把十月份缺的文都补上。

【佣空】幸福

  “爸爸,我要吃蛋糕!要吃薯片!要吃糖糖!”奈菲尔对着奈布撒娇道。
  “不可以喔。”奈布看着自家女儿,无奈的笑笑。
  “凭什么妈妈可以!我就不可以!爸爸坏蛋!”奈菲尔摊在沙发上,不满的说道。
   在一旁看着的玛尔塔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  “妈妈不准笑啦!!有什么好笑的!不管不管,我就要吃!”奈菲尔抬头看玛尔塔。
   “好啦好啦,今天晚上去超市给你买。”玛尔塔揉了揉自家女儿的头发。
   “欧耶!妈妈万岁。”奈菲尔笑着扑到玛尔塔怀里。
   奈布无奈的摇摇头。“自家的宝贝,只能宠着。”
   奈菲尔如愿以偿吃到了蛋糕,奈布和玛尔塔也给她买了薯片和糖。奈菲尔回到家乖乖的洗澡,刷完牙洗完脸之后,跑到客厅,在玛尔塔和奈布的脸上亲了一口,奈布故作嫌弃的和奈菲尔说“不准亲我老婆。”奈菲尔做了个鬼脸就回房间睡觉了。玛尔塔捏了一把奈布的脸“不准嫌弃我女儿!”奈布拍掉玛尔塔的手“我哪里有真的嫌弃啊。”“所以我在陪你演戏啊。”玛尔塔笑了笑。“笨蛋。”奈布深蓝色的双眸对上玛尔塔琥珀色双眸。
  “奈布,我感觉我们现在的生活好像一场梦。”玛尔塔靠在奈布肩上。
  “那个时候我们在庄园相识,再到相知,我们在庄园并肩作战,每次流血受伤我们都在彼此身边,我还记得最后一场游戏,你为了保护没了枪的我硬生生扛了几刀,他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会死,我那个时候就很不甘心,我们都说好了,离开庄园之后你要做坐我飞机的唯一一个乘客,我要嫁给你,我们会在一起直到死去。但是,他放了我们,我还记得他的话,即使身处地狱,也会因为与重逢阳光而喜悦,你是我的阳光,我希望你幸福。后来我们离开庄园,买了房子,你真的成为了我飞机的唯一一个乘客,我也真的嫁给你了,到现在有了奈菲尔。真的就像一场梦。”
  “那就不醒了,我们现在很幸福,不是吗?”奈布勾起一抹笑,将脸埋在玛尔塔芬芳柔软的发顶。
   和自己爱着的人过着温馨的日子,可能就是他们都希望也所喜爱的生活方式。
   就像玛尔塔说想要吃糖的时候,奈布会把糖纸拿掉,把糖放在她嘴里,然后带着笑看着她吃完。
   就像奈布喜欢口是心非,喜欢胡闹,玛尔塔也一直陪着闹陪着笑。
   就像奈菲尔想要吃零食和自家爸妈撒娇,在如愿以偿之后在爸妈脸上亲一口。
   就像有一个家,有所爱之人,所爱之物,所爱之事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我随便写的,你们随便看看就好,我还有篇全员没有码完,作者选择佛系码文。如果接下来不会很忙,大概就会发一篇社园,一篇主佣空+杰园向,一篇全员。还有假如你是他们的孩砸,这个月也是码三篇介个。

【第五人格】假如你是他们的孩子#3

【看R18本子被发现】
佣空
你在房间里看着r18本子的时候刚刚好你妈叫你爹去你房间叫你出来吃饭 ,你爹一开门就看见你一脸奇怪的笑容,你爹悄咪咪走到你身后你刚好翻到后入那一页。
你爹把手放在你肩膀上“奈菲尔,好看吗?”你没想来人是谁便回句好看,你抬头一看“爹!我错了!我错了!不…不要告诉我妈,我我我会死的。”
“行,你把你全部本子给我。”
“好嘞。”你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箱子,里面放满了本子,最多的还是【佣空r18】,封面印还挺好看。
你把本子交到你爹手里之后,每天晚上你爹妈房间都出现不可描述的声音。
鹿幸
你看本子的时候被你爸发现,你爸从你房间各处找出来了N多本子,其中还有几本同人本。你爸叫来了你爹,你爹拿本子起来翻了翻,对你爸说:“今晚试试?”
后来…你爹睡了一个月沙发,而你爸也一个月没有下过床。
尽管如此,你还是自己花钱偷偷买本子。
裘盲
你在看裘盲r18本的时候你爹进来给你检查作业,你爹拿起你的本子翻了翻,刚好你妈这个时候进来给你送牛奶。
你妈:裘克,你在看什么?
你爹:自己看。
你妈翻了翻本子,对你进行了一番教育之后就没说什么了。
你很惊奇的发现你妈没有给你加作业,但是那天晚上,你总被奇怪的声音吵醒。
魔慈
你被奈菲尔带进了r18的坑里,你在看耽美r18本子的时候你爹突然进来,你下意识把本子丢到桌子下面,但是还是被你爹看见了。你爹捡起本子,翻了翻。“爱莉…这个你爹我拿走了,出来吃饭。”
你被收了本子的那天晚上,你爹爸的房间里传来的声音…让你选择跑到隔壁奈菲尔家和奈菲尔睡。
杰园
你被好兄弟裘秋带进了r18的坑里并一去不复返。
你一个人在客厅在看你爹妈也就是杰园r18的时候,你妈看你这么入神过来看了一下,然后脸一直红着。你爹觉得奇怪就拿过来看了看。
你爹:谁准你把这东西给你妈看的。
你:爹,我错了。(其实明明是你妈自己看的,但你还是选择认错。)
你爹看了你一眼,,公主抱起你妈。“今晚上你去和裘秋睡。”你点了点头,因为你知道今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律医
你爹悄咪咪收走了你的本子,并告诉你“你妈要是知道你看这种本子一定打死你。”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夜瞳也是今天才拿到手机…两天前被抽到钥匙扣现在才知道,疯狂哭泣。
祝你们中秋快乐鸭。

【第五人格】假如你是他们的孩子#2

【考试不及格】
佣空
你妈看着你那张满是红叉叉的试卷,脸上表情复杂,你小心翼翼抬头看了你妈一眼,弱弱的说了一句“妈…我……”
你爸看了你妈一眼然后摸了摸你的头“奈菲尔啊,这次一定得好好反省一下自己。”你点点头。
你妈叹了口气,“算了,奈菲尔你来,妈妈给你讲题,下一次可不能不及格了。”
你原本以为今天会被你妈打死,听见这个答案愣了一下,随后你扑到你妈怀里,说了声好。
魔慈
你爸看着你紧紧抓住小裙子的手,狠不下心说你什么。
你爹看了下试卷,潇洒的签下名字。
你突然流下两行泪,你爹把你抱起来,你把头埋在你爹胸口嚎啕大哭,你爸在一边安慰着你。
你爸:“乖,没关系的,下次努力就好了,而且我们家爱莉这次是全班第一,差一点就及格了,老师也说题目很难,我们已经很棒了。”
你爹揉了揉你的头发,“我们出去吃好吃的好不好,好啦好啦不哭啦,再哭下去眼睛红红的就不好看了。”
“恩。”你止住了哭声,并拿你爹的衣袖擦干净自己的眼泪。
杰园
你爸看着你那张0分的试卷 ,脸黑的不像话,你妈给了你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便回了房间。
“杰小园,你脑子是有si吗?考0分你都考的出来?”你爸朝你吼道。
“爸,我…”
“我什么我,从今天起,不准看电视不准玩游戏机不准吃零食,什么时候可以?直到你下一次考及格回来。你什么都别说了,我明天就把你送到海伦娜那里补习!”你爸说完后丢下你试卷回了房间,留下心如死灰的你一个人在客厅。
鹿幸
你拿着试卷回去给你爹爸看,你爹瞟了试卷一眼不说话,你爸看了你试卷良久,“莱幸尔,你认真的?这个分数你是认真的?”
“认真的,爸,爹,你们记得签字。我回房间了。”你丢下这番话提起书包然后回到了房间。
你爸看着你潇洒的背影差点没气死,你爸看着你爹愤愤说道“你看看你儿子,考成这样子还不在意,都是你惯的,他以后考试不及格你就睡沙发!”
你爹在你试卷上签下名字,听见你爸这番话愣了下,随后来到你房间“莱幸尔,明天我送你去海伦娜那里补课,下次别不及格了。不然你爹只能睡沙发了。”
你爹把试卷递给你,你接过试卷坦然接受这个结局。
前机
你递上试卷,你爸看了一眼你那张全是红叉叉却没有字迹的试卷,你妈拿起试卷看了看,脸上一脸懵。
“珞伊,你一道题都没有写吗?是不会写还是怎么样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是什么?”
“是我睡着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那你告诉妈妈你会不会写这张卷子…”
“不会。”
“……”
你妈觉得你这样不行,打电话给海伦娜让她帮你辅导,你表示海伦娜老师布置的作业程度和作业量太可怕了,你突然很心疼有一个这样的妈的裘秋。
律医
你爸看了看你试卷签下了名字,一脸不在意成绩的样子,然鹅你爸已经在盘算着要把你送到哪里去补习。
你妈知道你这次成绩后已经给海伦娜打电话了。
“你别愁了,我已经送黛安娜去海伦娜那里了。”
“老婆英明。”
当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崩溃的,海伦娜老师的教学方式简直不是人啊!!!
裘盲
你妈看着你试卷眼神突然犀利,
“裘秋…你告诉我为什么会不及格?”
“我…”
“从明天开始,每天做三套卷子…”
“妈,能不能少点?”
“你还敢讨价还价?四套。”
你悲伤到了极点,你爸摸了摸你的狗头表示安慰,“儿子呀,没办法,谁叫你妈是个顶尖的老师呢。”

那一个月海伦娜收了很多可爱的学生还有money!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作者懒癌晚期…大概中秋之前会写一个全员。

【第五人格】假如你是他们的孩子#1

【你是从哪里来的】
佣空
某天从学校回家你拉着你妈问你是从哪里来的,你妈看了看你爸,你爸看了看你,你看着他们两个。
你爸:我和你妈造出来的,要不要给你造个弟弟玩?
你:好啊。
后来你妈就三天没下床。
鹿幸
你带着期待的眼神看了看你爹和你爸,你爸脸上带着复杂的神情,你爹看出了你爸的窘迫,带走了你爸并告诉你不准再问这个问题。
所以你还是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。
裘盲
你和你爸妈走在回家的路上,你拉着你妈的手问你妈你是从哪里来的。
你妈蹲下来摸了摸你的狗头,告诉你你以后就知道了,你充满疑问试图再问点什么时,你爸看着你笑了笑,你对上你爸的眼睛,眼里充满杀气。
杰园
你吃完饭后和爸妈坐在客厅里面一起看电视,你吃了口薯片抬起头问你妈你是怎么来的,你妈看着你笑了笑,告诉你你是她和你爸种出来的。
你心情复杂还想再问点什么时,你爸瞟了你一眼:小孩子知道这么多干什么,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?
魔慈
你背着小书包穿着裙子蹦蹦跳跳回到家里面,你奔向你爸的怀抱并问你爸你是从哪里来的,你爸一言不发,你爹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,并告诉你:你是天使带来的,也是我们最好的礼物。你爸点头附和,你朝他们露了甜美的笑。
律医
你在你爸妈带你去逛街的时候问了这个问题。
你爸摘下眼镜,看着你妈,你妈耳根泛红,蹲下来打了你屁股一下,你委屈的看着你妈。
你妈对你吼到:当然是我生的啊,你爸又不能生。你看了看你爸,然鹅你爸却在旁边捂着嘴偷笑。

Forget-me-not

勿忘我。
『作者有话说:ovo,作者文笔超级渣,见谅,然后在这里写了五对cp哈,辣个我和前面四对cp说个对不起,最后那一对我不是故意写这么长的,我是有意的。最后,愿天堂没有亨利兄。也祝你们七夕快乐,也祝我和我的稻米家人们新年快乐!』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『蝶盲』
那一簇簇的蓝紫色小花肆无忌惮地在田野里蔓延。
清晨,迷雾抚过它们柔软的花瓣,作为留恋的是那甘美的露珠。
海伦娜醒来,床头放着一张纸条,纸条旁边放了一朵新鲜的勿忘我。
笔迹娟秀,是她熟悉的字迹。
“美智子…又在搞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吗?”海伦娜看完纸条后眨了眨眼睛,拿起花把花插进了花瓶里。
我永远不会忘了你,你是我生命中的光。至于这朵花,最好开到永恒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『杰园』
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,在某个自带花园的古堡里,在主卧室里,睡得很熟的艾玛在杰克怀里扭了扭身子,蹭醒了杰克。
杰克睁开眼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小傻瓜,头发乱乱的艾玛小脸还挂着笑,脸颊微红,是做了什么好梦吗?艾玛抓住了杰克的衣角喃喃道“说好了,永远都不能忘记我,恩……永远…恩”  杰克勾起一抹笑,将脸埋在她芬芳柔软的发顶。
昨日忙碌了一天的艾玛终于在自家花园种上了一望无际的勿忘我,她撒娇道要杰克永远记住她…不仅如此,艾玛还和杰克拉了勾。杰克伸出了小拇指看着艾玛,艾玛脱下手套一把勾住他的小拇指,“拉勾,上吊,永远不许变,盖章!”
我的小傻瓜啊,我不会忘了你,永远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『裘盲』
『身体正常!同居!情侣!』
海伦娜喜欢植物,裘克就买了很多植物放在家里面。
阳台上放了各式各样的花和稀奇古怪叫的出叫不出名字的植物,海伦娜拿着喷壶在阳台给他们的植物浇水,脸上带着笑意,浇着浇着,她在阳台的最角落看见了一盆花,一簇簇蓝色的小花吸引了她的注意,她伸手抚过带水珠的花瓣,越看越喜欢。“裘克什么时候买了这种花吗?”海伦娜放下喷壶,往主厅走。
裘克这时坐在沙发在思考今天晚上吃什么,耳畔突然响起了海伦娜的声音,打断了他的思路。“裘克。”裘克扭头看她,柔声道“恩?怎么了?”
“阳台那盆蓝色的花什么时候买的?这花叫什么名字?”
“蓝色的……哦,不是买的…是上回去老朋友杰克那拜访,他家艾玛听说你喜欢植物所以送给我们的。”
“艾玛…就是那位喜欢种花的小姐么?”
“恩,至于名字…”
“名字怎么了?”
“名字叫…勿忘我”裘克用琥珀色的双眼温柔的看着她。
“勿忘我?”海伦娜抬起头去看裘克却撞上他温柔似水的双眸,双颊悄悄泛红。
“恩,勿忘我”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『律医』
『emmmm求婚梗,是某位卡哇伊的小姐姐提供并协助完成的』
艾米丽生病了,高烧不退。
弗莱迪在艾米丽床边着急的走来走去,手脚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“行了行了你别走来走去的了,看得我都晕了。”艾米丽咳嗽了一会儿,沙哑的声音让弗莱迪越来越担心。
“咳咳……我可是一位医生,不用担心啦。你今天不用上班吗?”
“你都生病了我还上什么班啊!”
“我都说我没事啦,你去上班吧。”艾米丽蓝色的眼睛温柔如水,她笑着说。
“真的……没事吗?”弗莱迪看着面色依旧很差的艾米丽,担心的再次询问着。
“没事的哦,去吧。”
艾米丽享受着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的温暖,在这温暖的照耀下进入梦中。
弗莱迪回来的时候艾米丽还没有醒,烧已经退了很多,他将手中的勿忘我放入床头的花瓶,转身去厨房熬粥。
艾米丽醒来时,床头的蓝色勿忘我花瓣上还沾着水珠,还有微微的花香。
“醒了?”
“嗯……床头的勿忘我是怎么回事?”
“那个啊……是我从伍兹小姐那儿买的。我就是想着啊,你这么多事情都自己扛在身上,看得我心疼,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依靠我的。所以,以后难受我给你拥抱,不舒服我照顾你,往后余生,我一直在你身边,好吗?”
“你这是……在和我求婚的节奏吗?”艾米丽听着这一番话,鼻子一酸差一点哭出来。
“是哦。”弗莱迪的耳尖微红,拿出一个小盒子单膝下跪,“虽然这种时候求婚有点尴尬,但是……艾米丽·黛儿小姐,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?”
“我愿意。”
蓝色勿忘我,深情且真实的爱,永恒不变。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『佣空』
『大概很长大概是……对不起我偏心了,前面四对cp我对不起你们』
那天是最后一天进行游戏,那天也是玛尔塔的梦魇。
那天的庄园并不同往日寂静,求生者们三三两两在一起讨论着结束游戏之后的去向。结束自己那场游戏的玛尔塔正在房间收拾东西,而与此同时奈布正在等待游戏的开始。
奈布拍了拍库特的肩膀问道“老战友,结束游戏之后有什么打算吗?”库特扭过头看他“活着出来自然是拿了钱,开家小酒馆,安安分分过日子。你呢?”奈布嘴角勾起一抹笑“我啊,实现她的梦,与她一生相伴。”“是玛尔塔吧,那位勇敢坚毅又隐忍的小姐。”“恩。”
游戏开始了……
这局游戏的地点是废弃的军工厂,监管者是红蝶美智子,而求生者分别为盲女海伦娜,机械师特蕾西,冒险家库特,佣兵奈布。
这是庄园的最后一场游戏,结束这一场游戏,活着的人将会踏上归家的路,而死亡的人只能留下来陪葬。
这一局游戏凭借奈布和库特的牵制战术,海伦娜和特蕾西修机修的毫无压力,很快,五台机子全部破译完。猩红的双眼带来不祥的预兆。海伦娜在电机解完的那一刻觉得自己仿佛完成了重要的任务,一瞬间松懈完全没有意识到逼近的威胁。一股阴暗的压迫感扑面而来,海伦娜惊得来不及发应,红蝶的刀狠狠落下,海伦娜倒地了,后背传来钻心疼痛的同时,海伦娜听见了大门打开的声音,坐在狂欢之椅上的她看见门口站着的三个人,“快走。”
奈布整理了装束,向身旁两人说道“你们走吧,我回去救她。”库特看向他,眼里带着未知的情绪“奈布,你疯了吗?回去救她你们两个都可能会死,你如果死了,玛尔塔怎么办?”“无论何时,都不能抛下同伴独自离开,这是她告诉我的,海伦娜,我一定会救,库特,我不是以前的奈布了。”奈布蓝色的双眸带着坚定。“我陪你去。”“还有我!”奈布身旁不约而同响起声音。
绑着海伦娜的椅子离大门并不算远,奈布使用护腕最快来到椅子前面,站在一旁的红蝶并未注意到奈布,她黑色的双眼凝望着远方,奈布解开绳索的同时,红蝶的刀突然落下,庆幸的是这刀落空并未打中他们,库特和特蕾西赶到那会,红蝶已经去追奈布和海伦娜了,库特和特蕾西只能原路回到大门,等待他们平安出来。奈布和海伦娜与红蝶的距离越来越近,红蝶的刀眼看就要落到海伦娜身上,奈布硬生生扛下这一刀,他拉着海伦娜一直跑到废墟,见身后无人追赶才停了下来 ,空气里弥漫着血的味道,海伦娜开口说道“你受伤了。”奈布看了一眼伤口“我没事,我帮你包扎伤口。”奈布很快就帮海伦娜包扎好了伤口。
“海伦娜,这里离大门并不是很远,我一会引红蝶往相反的方向走,你趁机跑,你告诉他们不用等我,如果,如果我出不去,请你告诉库特,让他把我房间柜子里的东西拿出来,亲手交给玛尔塔。”奈布的声音有些沙哑。“好。”海伦娜心中所想说的出口却是一句好。她知道的,这种情景她说什么也没用,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奈布跌跌撞撞的跑出废墟,刚好撞见了红蝶,红蝶的刀再一次举起,落下,奈布转身躲过,他往大门的相反方向跑去,红蝶在身后追赶。与此同时,海伦娜已经到了大门,把奈布的话传达给了库特和特蕾西。库特叹了口气,心想……如果……不会有如果,奈布·萨贝达,你一定要活着回来。“我们走吧。”库特对身旁人说道,特蕾西拉住库特的衣角问道“那奈布怎么办?”库特回头看了一眼。“他会活着回来,一定。”
在三人逃脱那一刻,奈布被红蝶的刀打中,血不断的在流失,染红了的衣裳,他感觉到身体越来越重,最后倒下,可是,他不甘心啊,不甘心一路走来却止步于最后一场游戏,他的玛尔塔,还在等着他啊。“看来没办法完成承诺了,玛尔塔…对不起。”与此同时,在房间收拾衣服的玛尔塔一激灵,心脏有一瞬间很疼,她跌在地板上,脑子里只想着奈布一个人“奈布,一定要活着回来啊。”
下午三点所有的游戏结束了,奈布被判定没有从那场游戏脱身,他是所有求生者里唯一一位没有存活下来的,当庄园主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,玛尔塔心脏传来万般疼痛,一股温热的铁锈味猛的从她喉咙深处涌上来,充满了口腔与鼻腔,她只记得自己捂着嘴咳了几下,随后伴随着众人的呼喊陷入昏迷。库特听到这番话愣了好久,他根本没有想到,奈布会将命留在这里…直到玛尔塔当众晕倒他才回神。艾米丽用手帕擦掉玛尔塔咳出来的血,看了看,确定她没有什么大碍,开口说“玛尔塔没事,把她送回房间吧。”
当玛尔塔醒来,看见的是特蕾西海伦娜还有库特。“你们…”库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玛尔塔“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。”玛尔塔伸手接过,自言自语般问自己又像是问他们“为什么…为什么他没有回来?为什么?”特蕾西看着现在的玛尔塔,双眼微红且无神,脸上挂着泪痕,头发散开有些凌乱,和往日里她所认识的玛尔塔完全不一样,往日的她总是神采奕奕,坚毅隐忍就算受伤也绝不会流泪,特蕾西心里微微发酸,想开口说什么又开不了口。海伦娜走到玛尔塔床边,扑通一声跪下“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,如果我没有被红蝶打中没有坐上狂欢之椅,奈布就不会来救我,也不会牺牲,他应该活着出去的,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。”库特和特蕾西扶起海伦娜,生怕身体赢弱的海伦娜会倒下。“不怪你……不怪你们,你们走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他们点头离开,关上了门。看见他们离开,玛尔塔埋头大哭,泪打湿了大半个枕头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,再次醒来是晚上七点整,玛尔塔是被艾玛叫醒的,艾玛和她说,庄园主让他们去吃晚餐,吃完之后去领走属于他们的钱,明天一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。玛尔塔恩了一声,艾玛听见玛尔塔的回答转身就跑到下一间房通知了。玛尔塔知道现在的自己很狼狈,可她没有办法 控制自己的情绪,没办法控制那颗心脏传来刺骨的痛,她草草收拾了一下,前往餐厅。
人到齐了,今天的晚餐准备的很美味,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,除了玛尔塔,就算嘴里吃着再美味的食物她也觉得自己在嚼蜡,结束晚餐后,玛尔塔第一个去了庄园主人的房间,领走了自己的那一份,道过谢之后正准备转身离开,庄园主人叫住了玛尔塔让他把奈布那一份也拿走…虽然不知道庄园主为什么让她拿走,但是玛尔塔最后还是拿走了奈布的那一份。她回到房间洗漱好,把两份东西和衣服塞进手提箱里,塞好后将箱子放在一旁,她打开奈布托库特留给她的东西,里面只有一个小盒子,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朵干花一枚用花编织的戒指还有一张纸条,纸条上写着『Forget–me-not』,玛尔塔拿起戒指,湿了眼眶。第二天早上,玛尔塔拿着手提箱抱着盒子和众人一同离开了庄园。
一年后。
玛尔塔买下了一套房子,她一直伪装着两个人生活的痕迹,仿佛奈布不曾从她身边离开。她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,反反复复的过着枯燥的日子。
玛尔塔某天下班回家,路过花店买花,看见了艾玛在买花种子,她叫了一声艾玛,艾玛听见有人叫她,扭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,正好对上玛尔塔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“咦?是玛尔塔啊,好久不见,最近怎么样?”玛尔塔对她笑了笑,那笑带着些苦涩“好久不见啊,小艾玛,我最近挺好的。”“那就好。”艾玛水绿色的大眼睛眨了眨,不经意看见玛尔塔脖子上挂着那枚戒指“这个戒指,不是在庄园的时候奈布让我教他编的嘛,而且他还特地拜托我种了这种花,为了让花能较长时间保存,他还让我用干燥剂做成了干花,最后编的戒指,花了好长时间。……这个花叫勿忘我哦,花语是请不要忘记我真诚的爱或请想念我,忠贞的希望一切都还没有晚,我会再次归来给你幸福………我不和你说啦玛尔塔,我得回去了,杰克还在家里等着我。我们下次再见啊。”艾玛和玛尔塔告别,转身离开。
天黑了,玛尔塔买了一束玫瑰,抱着花走在没什么人的街上,再走过一条街就到家了,玛尔塔看见了一个较为熟悉的身影,她眼睛一亮,丢下花快步上前,抓着了那人衣角,轻声叫道“奈布?”那人转过身看了玛尔塔一眼“你认错人了,小姐。”玛尔塔放开了手“对不起。”那人看了匆匆走了。
“一个人走在四下无人的街,就不害怕吗?”玛尔塔背后传来声音。
“害怕?怎么会害怕,我最害怕的事都发生了,我也都熬过去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在这样的黑夜,他似乎存在着,就在我身旁。”玛尔塔下意识的说出了这番话。
“念念不忘受伤的总是自己,忘掉那个人不好吗?”
“怎么会忘记,怎么可能忘记,他说过会保护我,可后来…我的痛都是他给的…即使这样我也不怪他,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”
那人捡起玛尔塔丢下的花,走到她身边,轻声说道“小姐,你的花。还有,你的人。”
玛尔塔接过花诧异的看着那人,那人穿着卫衣戴着兜帽看不清脸。“我的人?”他摘下兜帽,对着玛尔塔露出一抹笑“对,你的人。”玛尔塔愣在原地,手里的花再次掉落,玛尔塔不争气的哭了,奈布伸出手揽人入怀,轻声安慰,“哭什么,一切都还没有晚,我归来给你幸福。”
过了好一会玛尔塔停止了哭泣,看着面前的奈布感觉在做梦,狠狠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之后,锤了锤奈布的胸口“坏人!既然没死为什么游戏结束后不回庄园?为什么不来找我?这一年,8760个小时,525600分,31536000秒,我都好想你。”
奈布揉揉她褐色的头发,“我何曾不是呢?当时的情况复杂以后和你解释。不过,我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哦,你愿意收留我吗?”
玛尔塔拉着他的手,眼里心里满是欢喜,她笑着说“我们回家!”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作者:关于奈布怎么逃出来的……那天是这样的,红蝶并没有将奈布放在椅子上,而是放在了某墙边上,奈布醒来时见自己还活着很是诧异,费力的抬起头看红蝶。
“妾身深知生离死别的痛苦,所以,你可以离开,不过…你要好好待她。你只能从地窖出去了,而这最后一局的地窖不同以日,它不会送你回庄园,而是通往未知的地方。”
后来……没有后来了,奈布不是活着嘛知道怎么多干啥?
作者:我看了看,我再次对前面四对cp表示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抱歉,我错了,下次还敢。